۶ RDJ迷妹
۶ Team IronMan
۶ All铁 暂不吃mcu盾铁
۶ 茨木厨
۶ 偶尔杂食 可拆不逆

ᙏ̤̫ ᙏ̤̫ ᙏ̤̫ ᙏ̤̫ ᙏ̤̫

۶ 受派
۶ 我爱太太 太太使我快乐
۶ 圈地自萌 你们吵架 我就看看

这茶那茶

【酒茨】茨木的胃能装下两个半的地球

🌚

是熊婶不是焸燊:

一发完,大胃王茨木×宠妻吞,老夫老妻设定


来自 @这茶那茶 的脑洞


肉沫,中短,我一贯的暖文风(*/ω\*)


关于美食主播茨木,很多人都不陌生。大胃王嘛,首页上“冬日年糕的一百种死法”至今还被称作某网站美食区的阵站之宝。


据说他的胃就像哆啦A梦的任意门,所有食物消耗都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他怎么吃都不会胖,恩···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技能(劳资一点都不羡慕啊_(:з」∠)_···才怪)


当然,出名的不止是他能吃,还有吃相和颜。当他鼓着两腮吸拉面的时候,暖光打在侧脸,他时不时撒一点海苔末,金瞳仁对美食的渴求一点不加掩饰,放佛隔着屏幕都听见味蕾发出欢呼的声响,不禁让人感叹,看他吃东西绝对是种享受。


鲜美汤汁顺着唇角滴在桌上,他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舔舔唇角再对着镜头纯良一笑,就像浓汤里的几片绿叶,清澈极了。等面吃光了,他端起碗把汤汁喝的一干二净,对着屏幕满足的叹息,伏在桌子上一边说自己胖了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头白毛铺在椅背上,自己都没意识到有多可爱,很多人就是这么义无反顾的入了坑,甚至专门定了闹钟看他的直播。


看他直播的人喜欢叫他小天使,一是长得暖,另外性格也很呆萌,看见他吃东西就觉得胃暖暖的。他直播有个小习惯,喜欢边吃边聊,让人感觉厉害的就是无论粉丝跟他说什么,他都能扯到另一个人身上,尽管这个人从未出现在屏幕面前,还是能感受得到他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崇拜之情。


久而久之,很多人都对他说的这个“挚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直到那一天···弹幕终于不用再yy讨论他们是什么关系。


那周茨木在社交网站上说这周不会直播了,有很多人沮丧,也有人道出了原因。


听说茨木家养的豪犬五百万,因为二十四小时变身无敌打桩机,上哔——天,下哔——地,中间哔——空气···实在无奈被带去做绝育,哪知道这五百万不止名字豪,灵活度也是豪的不行,一阵鸡飞狗跳兽医愣是捉不到他,茨木无奈,只好亲自上手。


结果···就被五百万给害惨了。


听说当时医疗器械众多,茨木拿五百万最喜欢吃的肉酱来诱惑他,毕竟是主人,五百万再怎么坚定也放下点戒心,一步一步的靠近了,靠的越近,茨木心跳就越快,当它终于低下头去舔食,茨木一个螳螂出鞘,千钧一发之际即将抱住五百万的时候···五百万轻盈一躲,踩着茨木的肩跳了过去,还挑衅般的在他外套上留了两朵梅花印子,茨木当即就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右肘还撞到了器材角···


要说茨木也是背,就这么···骨折了···


茨木不是左撇子,伤了右手边肯定就做不了直播了,网站上很多人都把他当精神食粮,这一停播不少人挺残念的,还是恋恋不舍的说好好休息,也不知道是哪个网友先开始的,提出投喂方式的直播,茨木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单伤筋动骨一百天闲着也挺无聊的,就萌生让酒吞帮忙喂的念头。


当时茨木就是随口一问,也没打着酒吞能同意,看他搞了半天五百万还是在那打桩,自己胳膊上反而缠了一根线没怎么毒舌就不错了,哪能再指望别的呢。


没想到这大爷冷哼一声,答应了,还拒绝了茨木递过来的银色面具,什么都不遮直接上阵。


屏幕外的人也被酒吞那张大爷脸吓一跳,帅是帅,身材也好,薄薄的布料根本遮不住跳动的筋肉,不要太赏心悦目。就是跟茨木绝对不是一型的,往那一站就富有攻击性。


茨木在介绍他的时候挑了挚友这种称呼,酒吞挑了挑眉,但没说什么。


后来她们才发现,那个往茨木嘴里塞西瓜的虽然面色不耐,动作倒是轻柔的很,茨木巴拉巴拉对他一阵猛夸的时候他也只是扬着唇角叫他别说了,
看来应该不是单方面的,很多人的弹幕颜色都换成了粉色,彼此心照不宣。


吃水果只能算开胃,当茨木消灭了两盘西瓜四个梨之后,酒吞那边才开始煮咖喱。


以前弹幕上总会刷“吃穷”“养不起啊”这种词,在看到饲养员酒吞娴熟的料理技巧之后这种担心逐渐减少了。


做饭的男人很帅,尤其酒吞这种长相好的更佳。茨木的眼睛算是嵌在酒吞身上了,水果也不吃了,开始当起美食解说员。连酒吞撒个盐他都可以说成这样


“啊,多么美妙的撒盐姿势啊,小臂弯起的弧度正好使每颗盐粒被轻柔的捻开,弹在土豆胡萝卜里,与浓厚的中甘咖喱互相融合,恰到好处的小火慢炖,使食盐开始缓慢挥发,配餐采用球形电饭煲蒸煮,锅铲搅动的手腕是多么有力,空气中都流淌着诱人的香气。而挚友,就像是生来领悟的演奏家,将一切都把握在手中。南无三,这是何等的帅气!”


酒吞被他吹习惯了,没什么大反应。菜做得差不多放下铲子洗洗手就往他嘴里塞西瓜,好让他消停点。


盛饭的时候茨木也不老实,非要过去帮忙,他那个左手还不习惯的,不帮倒忙就不错了,酒吞用眼睛一瞪他就不敢了,但还是摇着椅子哼小曲,酒吞最后放配料的时候他在那举着左手“老板这里”


“老板好慢啊”


“老板我饿了”


“老板好帅啊我要吃老板”


前几句酒吞都pass过去了,听到吃老板才的手一抖,洒了几块胡萝卜,碍于镜头还是也只是轻咳几声。


饭碗是酒吞跑了好几家店才买到的特大猫碗,摆在镜头前堆的像小山,普通人吃的了十分之一就不错了,而茨木绝对会吃的一粒米都不剩的。


“啊——呜”茨木拖着长腔张开小口,咬住满满一大勺咖喱饭,含着勺子嘴里还发出“呜呜”声夸赞他的挚友,几滴咖喱汁蹭在脸上,他全然没有发现,酒吞面无表情的抽出纸巾帮他拭去,弹幕上又是一片粉色。


投食的过程就是一场吞吹十级教科书,茨木的嘴一直在动,时不时也跟评论互动,但凡有夸他的都会变成“其实挚友更···巴拉巴拉···”说的激动了,他还忘了右手受伤,手舞足蹈的,最终趴在酒吞肩上疼的抽气。


茨木本来就不怎么在意细节,含着勺子的时候话语不清,总“恩恩啊啊”的,声音带点娇。偶尔用猩红的小舌卷走唇角的米粒,勺子抽走的时候他还不怎么愿意,一抽出就带走几根银丝,放慢动作就像是在诱惑。反复如此,酒吞看着他的眼神不太对劲,偏偏他自己还没什么自觉,衣服也不好好穿,露出一片白嫩,酒吞动动喉结,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往上拉一点,喉咙隐约有些干渴。


“最后的一口啦!”镜头给了特写,茨木对着摄像头呲牙一笑,咬下最后的口咖喱,饭碗被刮的干干净净,对强迫症患者是种福利。


酒吞去给他倒水,弹幕看他吃得香也跟着夸起了酒吞,他看到了特别开心,比别人夸自己还开心,眼睛迸出几颗小星星,柔软的像化掉的棉花糖。


“悄悄说一句哦”他看看酒吞还在料理台,偷偷说些有的没的


“以前我不怎么喜欢吃胡萝卜的,但是跟挚友在一起就···”


幸好酒吞回来的快,玻璃杯往茨木唇边一递,才没让他全招了


“他的意思是···认识以后···”


酒吞擦着额角的汗,美食主播公开出柜,不要太刺激。


哪知道茨木今天是不是缺根弦,刚喝了一口,唇边还带着水渍,扳过酒吞的脸上去就是一个“吧唧”


“多谢款···待···”


酒吞愣了,茨木也愣了,十秒之后茨木才开始冒冷汗,糟了···做的多了太习惯了···


弹幕冷却了十几秒然后迅速炸开,茨木的脸红的不成样子。


还是酒吞反应快,迅速关掉了直播。


过后很长时间···两人沉默无言。


最后还是茨木干笑一阵,先打破沉默。


“我去看看五百万有没有好好吃饭”


说完他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抬步要走。


酒吞捉住他的左手,往后带,茨木就踉跄一步,酒吞从后面扶住他,在他耳边呼吸说话


“借口也太烂了,你的狗跟主人一样能吃,根本不用去看”


茨木没招了,隐隐看出来酒吞不太对劲,往边上挪了挪。


“我···我错了”


酒吞拍着他的腰,去咬他的耳廓“错哪了”


听着酒吞的声音,茨木心里有点发虚,他是借着直播故意挑逗酒吞来着,谁让他上次做的狠了,弄得他好几天没下床。后来再亲那一下是真忘了,他俩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亲吻拥抱早就很熟练了,就是顺水推舟···


“忘了关···直播··”


茨木越说声音越小,酒吞沿着他的后颈吻下去,牙齿在皮肤上留下痕迹。


他也知道酒吞才不在意别人怎么看,猜这个就不想让酒吞知道他那点小心思。


果然,酒吞放开他,鼻尖在耳奕蹭了蹭


“不对,接着说”


茨木用左手去握酒吞的指尖,开始撒娇,一脸被人欺负的小媳妇样。


“挚友,我还···不太适合做那个···”


他右手有伤,酒吞倒也没想怎么着,就是不满意他忘了。


“把眼神收起来,想想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茨木眼神茫茫然的,也不知道酒吞到底在意什么。


酒吞苦笑,屈身抱起茨木就往卧室走,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绕过茨木的伤口。


斜着被人抱起来,茨木心慌的很,才走一半他就想起来了,被扔床上想迫不及待去说唇就被封住,酒吞是霸道的,吸走他口中所有的氧气,搅动的声响听的淫 靡,像是故意带点惩罚,卷着他的舌根狠狠吸允,唇瓣也被轻轻咬住,直到上齿龈开始发麻,酒吞才抵进粘膜探索,这时候茨木已是呼吸紊乱,皮脂都蒙上一层粉色,推拒的力气都没了。


“哈···哈···”


分开的时候茨木一直在喘,眼神都不知道往哪摆


毕竟是他亲口答应的,再叫挚友就自己洗干净躺床上挨  肏,怎么就给忘了呢···


“想起来了?”


几天前酒吞出了趟差,一直都在眼前还好说,毕竟叫了多年隔几天不见很容易就忘的。


至于酒吞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称呼,估计每个被发“好人卡”的都有这样的感触,我他妈的想睡你你却跟我说要当挚友?


当初因为二人情商问题也走了不少弯路,现在当然要全部讨回来。


茨木大义凛然的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咬咬牙


“我···话都说了···来吧···正面上我”


其实茨木抓准了酒吞会心软,表现的正义一点才能躲过这一次。


他躺成个咸鱼,咬着唇委屈巴巴的看酒吞,酒吞就笑,一边笑一边脱衣服。


精状的八块腹肌一露出来茨木就不淡定了,心里暗暗打着鼓,不会是要来真的吧····


扳着茨木的下巴去咬他的唇,手指从衣摆溜进去,戳在软绵绵的肉上,他的衣服上还残有咖喱味儿,混着他自己的沐浴乳香,酒吞是真的想全部占有,都染上自己的味道。


他去解茨木腰带的时候,茨木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擦枪走了火。


这等关键时刻,他只能念着上天保佑,手残了就不能在自由自在的吃吃吃了_(:з」∠)_


兴许祈祷真的管用,酒吞再去找茨木的唇,手下悄摸解者腰带,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对着酒吞就是一顿猛舔,后半部分还在持续打桩···一下打乱了所有动作。


“五百万!!!”


房间里传出惊叫,茨木偷偷捂着嘴笑。


五百万眼神纯真,你们在玩什么啊带我一个呗~


酒吞拎着那只傻狗出了卧室,把他塞进笼子里,丢进一只小黄鸭。


“他必须绝育”酒吞一边洗脸一边想。


还有,下次一定要关卧室都门。


被狗打断的心情实在太坑,他很不舒服,又返回洗了个澡才回卧室,那时茨木已经睡着了,呼吸声平稳,月牙挂在嘴边,少有的恬静。


不管他是真睡还是假睡,酒吞当晚都没想再折腾他。他要的是一个伴侣,当然是健康最高。


相卧而眠,习惯在他左手边摆一杯蜂蜜水,比情欲更真挚的东西叫陪伴。

评论
热度(512)

© 这茶那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