۶ RDJ迷妹
۶ Team IronMan
۶ All铁 暂不吃mcu盾铁
۶ 茨木厨
۶ 偶尔杂食 可拆不逆

ᙏ̤̫ ᙏ̤̫ ᙏ̤̫ ᙏ̤̫ ᙏ̤̫

۶ 受派
۶ 我爱太太 太太使我快乐
۶ 圈地自萌 你们吵架 我就看看

这茶那茶

【酒茨】一物降一物 中

墙裂推我老伙计(⑉・̆-・̆⑉)

臣巳:


*金主吞 明星茨
*亲叔侄
*甜短  瞎几把乱写
* OOC归我 瞎几把写写




上一章http://nazhiooooo.lofter.com/post/1e4c4e50_1154f0f5




其实茨木从小到大没少挨酒吞的揍。




不过多数还是类似于这件事的情况,酒吞对待茨木的事情上向来雷声大雨点小。也是实在气得不行了才会把人摁住了,牙咬切齿地给两巴掌,之后还给揉三揉。




在吃饭这件事上体现的最明显。天知道在怀着茨木的时候他那个不靠谱的妈妈都干了什么,茨木从出生时身体就弱,就是送到了八岐的宅子之后,情况也没有多少好转。




茨木父亲被赶出门之后,家里的全部势力都划归纱子所有,向来看人下菜碟的佣人们,自然不可能会好好照顾茨木,甚至为了讨纱子喜欢,故意虐待茨木。虽然并非纱子授意,八岐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茨木在那个家里的地位可想而知。




搂在怀里的重量轻得过分。



“我还是喜欢肉一点的。”




用手指戳了戳茨木的脸颊,酒吞自言自语。奶团子握着小拳头,攥住戳过来的手指,眨巴着眼睛往嘴里送。小小颗的乳牙轻轻磨蹭着指肚,一口一口吸吮着,迷迷糊糊又睡过去。




那个午后,酒吞发誓要把自己的这个小侄子养成一个大胖子。虽然这个目标他奋斗了19年还是没有成功。




茨木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别的事情分散,精力却旺盛的不得了,正常孩子还是比较贪睡的,他偏不,每天都能把管家保姆折腾到筋疲力尽。当然在酒吞面前的佣人们说法变成了小少爷从小就调皮可爱过于活泼了些。




那年茨木4岁,酒吞21岁。




坐在儿童椅上的小家伙并不安分,对保姆抵到嘴边的饭菜置之不理,小胳膊冲对面吃早餐对的酒吞伸出抱抱的姿势,发现自己并没有得到酒吞的关注后开始拼命扑腾。




“叽友叽友叽友…….”




不知道是从哪部动画片里学来的叫法,专门用于向酒吞撒娇。保姆尴尬为难地站在一边,酒吞把叉子放下,用餐巾擦了擦手,对保姆示意到,“把他抱给我吧。”




目的达成的小朋友在着陆那个怀抱的时候,乐呵呵笑出了声,把酒吞也逗笑了,丝毫不在乎对方穿着的小皮鞋直接踩在自己整洁的西装裤上。酒吞的手在茨木腋下撑着,微微抬起头看着小朋友,茨木站在酒吞大腿上,伸长了手去抓酒吞的脸。带着点奶味的小爪子没轻没重,弄得酒吞有点疼,酒吞皱了皱眉,茨木又直接奔着下巴的胡茬去了,还贴心的用小手蹭蹭。




小孩儿的体温似乎都要高一点,酒吞手里是热乎乎软软的小朋友,脸颊带着婴儿肥显得肥嘟嘟,眼神清澈又明亮,睫毛浓密又卷翘。小朋友往下用力,头冲着酒吞的脸使劲,酒吞顺着茨木的意思把人往自己怀里靠。




“吧唧。”




软乎乎的小嘴贴在自己脸上又慢悠悠撤离,亲你一口。然后站累了,屁股往下一沉坐到酒吞大腿上,就不动弹了。




小脑袋怼在酒吞肚子上面一点的位置,伴随着酒吞呼吸的频率,茨木的脑袋也跟着轻微晃动。




“吃饭了。”




酒吞哄诱着,把肚皮上粘着的小赖皮拽起来,翻过身按在腿上坐好。茨木看到餐桌上的饭菜就要往地上跳,手也开始不老实。酒吞用手臂把茨木的手和肚子固定好,把粥用小勺子盛着试了试温度递到茨木嘴边。




“乖,张嘴。”





***
***






现在茨木19岁,酒吞36岁。




让我们来回溯一下前因。




茨木没有按时吃饭,拍戏的时候低血糖昏迷,差点出现意外。自那次事件之后,茨木的通告就都被酒吞撤了下去,只剩下几个广告拍摄和综艺活动。难得清闲的茨木来公司顶层办公室看望辛勤工作的老板。




酒吞还有工作,早上吵着要在家里尽情打游戏的小鬼在酒吞拎包走人之后迅速反悔,缠着家里的司机把自己送过去。




所以酒吞开完清晨例会之后,看到办公室秘书孟婆一言难尽的表情,就猜到一半儿了。办公室里间有个暗门儿,是老板专用的休息室,酒吞偶尔会在这里休息。虽然更早之前这里算是茨木专用托儿所。




孟婆把小祖宗送进房里赶忙关门出去,茨木在外人面前还是那副疏离又矜贵的样子,一关门立马撒欢儿,把鞋子一脱就往沙发上摔,掏出手机就开始打游戏。




酒吞进屋的时候,就看到茨木整个人趴在沙发上,鞋子被甩在一边晃荡着两只纤细的小腿,专心致志的打游戏。




茨木昨天晚上背着自己偷偷吃了一堆垃圾食品,早上起来死活不肯吃饭,怎么哄都不行,酒吞急着去公司处理事情,茨木还不怕死地在大客厅连机打游戏,走的时候酒吞就很窝火。始作俑者还找上门了。




“……”




听见门响声茨木抬头瞅了一眼,发现是酒吞后迅速投入游戏。酒吞的拳头又紧了紧,认命地给孟婆发了条消息,让她送饭过来。




酒吞没找茨木麻烦,回到办公区工作。半个小时后孟婆拿着老板要的东西气喘着敲门,安静地退了出去。




“别生气嘛?”




茨木的手臂被酒吞向上提着,动作一点都不温柔。



“叔叔我错啦。”




嘴上满口求饶的话也没让酒吞心软半分,茨木轻车熟路地把胳膊缠抱在酒吞后颈上,酒吞两手一松去拖茨木的屁股,整个儿把人扣进怀里。像小时候那样抱着茨木,坐到他舒适宽大的老板椅上。



茨木的手机还留在沙发缝里,也不敢再拿回来,干脆把腿也缠在叔叔腰上,打了个哈欠安安稳稳地窝进酒吞怀里,准备睡个个回笼觉。




他的脸蛋贴着酒吞的衬衫衣领,对那点点褶皱的磕碰表示不满,超级娇气地把脸蛋往上蹭蹭,直到和酒吞侧颈的皮肤贴和在一起,感受到鼻尖的酒红长发搔动才甘心。




“……”




酒吞明显感受到对方示弱和撒娇的意味。到嘴边的呵斥转了好几圈才骂出来。




“起来。”




酒吞抱着人落座后,开始用手扒拉茨木在自己身上贴的紧紧的脑袋。




“吃饭。”




茨木用上自己多年死皮赖脸的功力怎么说都不撒手。




“不要。”




茨木两腿分开坐在酒吞的大腿上,两人上半身紧紧贴着,茨木耍赖般抱紧酒吞,嘴巴还藏在酒吞颈窝,不清不楚的呢喃伴随着湿热的呼吸。撩得酒吞心头又是一股邪火。




“啪。”




酒吞一巴掌打在茨木的臀瓣上,隔着牛仔裤声音倒是不怎么响,




酒吞童子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下耐心耗尽,也不再管身上的小年糕,伸手打开桌子上孟婆准备的保温餐盒。




直接用蛮力把身上的人拽开,扶着腰转了个个儿,左手臂圈过茨木的肚子把人在自己身上扣得死紧,另一手执起筷子开始进行多年未变的喂食工作。




“叔叔?”




酒吞也不回答,只把手中的菜抵到茨木嘴边。




动作简单粗暴,耐性几乎为零,筷子都直接戳到嘴上了,茨木只能乖乖张开嘴巴。




茨木童子是酒吞给一口一口喂大的,这句话半点都不掺假。即使茨木进入小学,进入青春期,再到不久前度过19岁生日,只要两人同时在餐桌上,茨木童子几乎没有自己拿过餐具。




茨木漫不经心地咬着嘴里的饭菜,思绪飘到了很久之前。他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和朋友们一起在学校吃便当,他的午餐都是阿姨提前做好放进保温盒里的。




“诶……老太婆又放这些东西进来!啊烦死了!”




夜叉打开便当盒的一瞬间就放弃了进食的欲望,抓狂地说自己以后要吃食堂。




“菌类也要好好吃,不要挑食啊。”




茨木好笑地看着夜叉接话。




“你这样挑食在我们家要罚的”




“诶茨木你没有不喜欢的菜吗?”




“嗯?我没有啊。”




茨木的印象里自己好像没有在家里的餐桌上吃到过不和自己胃口的东西。




茨木一口一口吃着酒吞夹给他的饭菜,乖顺的不得了,就是目光有点飘。酒吞摸摸茨木的肚子,觉得差不多了才停手。




“吃饱了吗。”




“嗯?”茨木还沉浸在刚才的思绪里,“哦,嗯嗯。”




“你想什么呢。”




酒吞抽出湿巾给茨木擦嘴。又换了一张仔仔细细把自己的十根手指擦了一遍。




趁着酒吞洁癖发作的当口儿,茨木自己起来转了个身,跪在酒吞两腿叉开的椅子空隙中,上身靠在酒吞身上,拽着对方的长发编小辫。




刚刚想事情,嘴里尝了啥都没有印象。扭头扫一眼菜色,漫不经心地问:“叔叔,为什么我都不挑食啊。”




怕酒吞听不懂,又补充解释到。




“你看,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不爱吃的菜诶。”




说完自己还有点小骄傲,嘚瑟地拽了拽手里编了一半的小辫子。




头皮被扯得微微刺痛,酒吞皱着眉,抬眼看向由于跪坐姿势比自己高出一点点的自家侄子。一脸看傻逼的表情,好像茨木问了一个非常可笑的问题,理所当然地回答到。




“桌子上怎么会允许出现你不喜欢的东西。”




茨木童子反应了一会,努力地又理解了一次这句话的具体意思。还没等他做什么,酒吞直接两手穿过茨木的腋下,把人提起来扔到一边。




酒吞没再理茨木,他下午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按铃通知孟婆进屋打扫残局,拎着茨木送进隔间。




隔间里还放着和整体霸道总裁风格极违和的超大号懒人沙发。




“不准玩太久。困了到床上睡。”




酒吞显然对那个明黄色颜色鲜亮的沙发没有什么好感。




脸色一如既往臭臭的,自说自话地把门一关变回到桌前开始工作。











***










“总裁先生的侄子来了?真的就是那个明星茨木吗?!”




“是啊!总裁力捧的当红小鲜肉嘛。”




“当红还算不上啦哈哈哈哈哈哈,竟然是亲侄子?为啥我总感觉两人之间的氛围怪怪的啊。”




“呃,听说茨木先生是总裁一手照顾大的,所以关系很亲近,就像父子那样。”




“不管怎么说都是养眼的两个帅哥啊~人家基因真的好诶~”




茶水间里的小姐姐们饭后的闲聊时间又到了。




“光看脸有什么用,那可是鬼王大人诶……”




“啊,也是……男人可不能只看脸啊,总裁那个气场那个脾气……”




女人们的话题一转,声音也陡然降低了一些,小声地调笑。




这也不怪大家吐槽。酒吞在圈子里的外号就是“鬼王大人”,虽然现在娱乐圈还是三足鼎立的大势,不过但凡是关乎酒吞的,另外两家都会忌惮三分。




据说酒吞没趟娱乐圈浑水之前,家里是混黑道的,表面经商掩人耳目罢了。而酒吞本人的确处事果断手段狠辣,颇有几分黑帮老大的风采,在这圈子里倒也吃得开。





虽然底下偶尔会有职员在背后抱怨,老板气场太吓人,看起来不近人情,加班起来简直就是恶鬼。却也不得不肯定,公司给员工的福利待遇很好,老板的工作能力也是让大家真正佩服又尊敬的。




所以这一句“鬼王大人”,也不知本人听没听过,权当做美名流传下来了。





话题中心的两人却没什么自觉。





茨木还在琢磨刚才酒吞那句稍微拗口的话。酒吞看着最近的业务表,和今年下半年要正式投入拍摄的两部电影的投资状况。他有点轻微近视,戴着眼镜看报表让眼睛轻微酸痛。






“咔哒。”





门锁的声响。酒吞没有抬头,人走到自己跟前还盯着电脑屏幕。





酒吞皱着眉头,因为眼睛的关系他心情有点烦躁。但开口却还是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




“怎么了。”




“喜欢叔叔。”




“嗯?”




酒吞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整得晕头转向,把银边眼睛取下来,捏了捏鼻梁抬头看杵在自己旁边的茨木。




茨木也不废话直接捧着酒吞的脸就亲上去,他低下头的角度不太对劲撞到了酒吞的鼻子,也不在乎这个,胡搅蛮缠地吻住那张薄唇。




酒吞顺势把人捞进怀里。一手按住茨木的后脑,夺回主动权,将自己的舌头顶入茨木湿热的口腔,同他滑腻的舌头一起缠绕。另一只手撩开茨木t恤下摆顺着尾椎骨一节一节往上摸,直到背部的整片肌肤都裸露出来。




酒吞坏心地夺走茨木所有的空气,舌头在划过犬齿时传来快感的战栗。





宽松的休闲裤经不起折腾,随随便便就被敌人入侵。两人唇舌交战难舍难分,茨木伏在酒吞身上喘着气,酒吞摁铃叫人。




声音比平常沙哑,又异常性感,带着微微的喘息。




“把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掉。”









*****
*****
今天这个排版什么情况 调了好几遍……


苹果…emmm想你想你想我


有没有玩楚留香的呀宝贝们 寻一波亲








评论(1)
热度(147)

© 这茶那茶 | Powered by LOFTER